星期五, 3月 01, 2013

【綠野仙蹤】我也做了一個夢……(下)



前情提要:我作了一個夢,在林森北……森林北邊的三條……樹下,我遇見了女神桃樂絲(A.K.A Momoko)……

半小時多以前,女神才剛要告訴我她與一隻叫做托托的狗相遇的過程,接著一位穿著西裝的男性過來附耳對她說了幾句話後她就離開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仙人跳嗎?」雖然女神是好端端地離開不是用跳的,但恐怕再等下去我只會傻傻地任人宰割,正當我想溜之大吉的時候,女神卻抱著一本冊子回來了。

星期四, 2月 28, 2013

【綠野仙蹤】我也作了一個夢……(上)



那天我作了一個夢,說是夢其實大家都知道有些地方進去時只能當作在作夢,即使在夢裡夢外遇到認識的人也要正經八百地說:「不,我沒有去哪裡,只是夢到去遊歷而已。」當然,離開時記得別把夢鄉的名片帶走,尤其對家裡有另一半的人而言更是如此……回到主題:我作了一個夢,我去遊歷。

星期三, 7月 04, 2012

【實在好食記】降龍十八碗公


洪七公說,最難的料理便是最尋常的料理,這和今日的主題完全沒有關係

豆腐花在台灣稱作豆花,相傳起源自漢朝的淮南王劉安。由於材料簡單、製作過程不複雜,從早到晚都適合食用,是華人圈中最受歡迎、也最家喻戶曉的庶民甜點。因此在華人圈、尤其是台灣要找到一位從未吃過豆花的人,機率大概如同買彩票中特獎一般。筆者身邊更有以豆花統稱所有飯後甜點的朋友,可見豆花在台灣人心中的地位大概是甜點界的洪七公

當然,這麼厲害的甜點一定會使降龍十八掌有很多創新的吃法,就讓我們一招一式來拆解台灣的各種豆花吃法吧!

亢龍有悔吃法一:豆花在台灣最傳統的作法,便是加上薑汁與花生的熱豆花了。在寒冷的冬季夜裡,來一碗暖呼呼的薑汁豆花,乍辛還甘的湯汁不僅暖胃祛寒,更是瞬間幸福滿點的無上享受。

飛龍在天吃法二:除了熱豆花之外,加入冰鎮糖水的豆花立刻搖身一變成為消暑極品。炎炎夏日午後來一碗冰豆花,保證第一口便是能驅散暑氣的猛然重擊。

潛龍勿用吃法三:豆花加糖水已經是重擊,豆花加上黑糖更是重擊中的critical attack,加上黑糖熬成的糖水後,獨特的甜味讓豆花在爽口之餘還增加了醇厚感,令人一口接一口,吃完還想再來一碗。

見龍在田吃法四:自選配料的剉冰在台灣風靡無比,豆花當然得參上一腳。身為甜點界的洪七公,此時剉冰本身也只能與糖水暫避風頭地一同成為豆花的甜湯部分,而其餘只要能放到剉冰的配料就一定可以搭配豆花:從傳統的花生、紅豆、綠豆、花豆、薏仁等到仙草、愛玉、粉圓、芋頭、芋圓、湯圓、蒟蒻、巧克力豆等都能在許多販賣豆花的店面點得到。不過請記得千萬不要一口氣加太多種配料,免得七公不爽喧賓奪主喔!

魚躍於淵吃法五:豆漿加豆花有沒有搞頭?不只有搞頭,同為豆製品的搭配更是如魚得水、鯉躍龍門……由於系出同源,豆漿的香醇與豆花的口感相輔相成,要說天作之合不如說就像兄弟姊妹一般,吃進嘴裡彷彿掉進了香濃無限的滑嫩天堂,只有「好、好、好!」可說。如果曹植正好從旁路過,筆者都想請他吃一碗豆漿豆花來承認自己的錯誤了。

龍戰於野吃法六:既然豆漿加豆花有搞頭,那麼豆花加鮮奶有沒有搞頭?答案是有的!在豆花製作過程中加入鮮奶的「鮮奶豆花」,吃起來除了帶著奶味,更增加了細緻滑順的口感,就像穿上亞曼尼西服的洪七公一般,令人回味無窮。此外還有以鮮奶調和糖水取代傳統糖水的豆花吃法,同樣別有滋味。

神龍擺尾吃法七:有黑糖糖水的豆花,當然也有黑豆製成的黑豆花。黑豆花除了營養價值較高,口感也較白豆花紮實、富有風味,不論搭配糖水或黑糖水都十分適切。大概就像是大溪地度假回來的洪七公吧。

時乘六龍吃法八:除了鮮奶豆花、黑豆花之外,近年還有業者加入巧思製作出各種口味不同的豆花,如雞蛋口味、巧克力口味等的「三色豆花」,或在「三色布丁」中以鮮奶豆花、布丁、仙草加上糖水或剉冰一起食用的創新吃法。有時吃到比較特殊的口感,會讓人一瞬間分不清入口的究竟是豆花還是布丁,但大快朵頤後的暢快感是無庸置疑的。

或躍在淵吃法九:鹹豆花是北方的吃法,隨著當年的老兵也流傳過來,鹹湯頭加上蝦仁、冬菜、油條、蔥頭、肉燥等配料,也是一種有趣的口味。不過隨著時間過去,現在要吃到鹹豆花已經不太容易了。

由於篇幅關係,筆者只能簡單介紹一招半式,實際上在台灣好吃的豆花俯拾皆是,尤其市場、巷弄間常常出現不知名卻口味絕佳的手工豆花攤販。有機會到台灣來的朋友,只要看到豆花店就大膽地坐下享受吧,相信一定不會後悔的。畢竟豆花本身可說是怎麼作都好吃的美味食材呢!就像即使只是被洪七公阿魯巴還是會覺得這是充滿數十年修為的降龍阿魯巴一樣。

【實在好食記】猛羊過山擒飛鴨


  寒風冷冽颳著,漫無人煙的荒顛之頂分別站了兩人,奇怪的是風怎麼也颳不入兩端之間,凝重的氣氛。

  即將展開的,是一場決鬥。爭的是在冬日之際,去寒滋補的王者。蓄勁待發的兩位,都有著深不可測的姿態,一端穩紮馬步,雄渾的架式蘊含令人無法參透的氣勁;另一端成展翅獨立之勢,卻如鐵杆插地,任凜風多狂仍無法撼動其分毫。

  兩方看似好整以暇,氣勢卻讓人不為之震。彼此在這佇立多久已不可考,唯一可知的,是彼此都在等著那關鍵一刻。

  終於,渾厚烏雲再也壓不住的電光破空劈上枯草,剎時火星燎原。

  這端疾奔而來,欲先發制人,以掃堂腿攻敵下盤,這腿聲勢萬鈞,卻出乎意料的柔中帶剛!此柔在嫩而不韌,經長時間熬煉絲毫不帶羶味,只有連皮帶骨的滿滿肉香,卻有餘勁如每條肌肉對味蕾飽以重踢。正以為此招不過爾爾,只見掃過的空氣接連潑出一陣無窮藥韻,竟來自許多種細聞亦難輕辨的中藥材。傳說這派武功來自北方上馬即戰的游牧民族,為了時效而產生的速涮套路,由此君傳承後卻加上中藥熬燉的累積,融合之際便產生了這驅寒、美味、又養身的美妙招式。這既快又穩、急如驟雨卻蓄韻如洋的突擊,究竟對方該如何招架?

  只見他屈膝迴身躍起,毫不遲疑地翻掌自側面出招、瞬間借勢離開,這一著巧妙地融合閃招、平衡與攻擊,難不成是鶴拳?不,此掌雖輕盈,卻有著一股辣味,只見擊中之處,還有著非翅非掌的痕跡,似能化霜帶暖、卻在辛後立即回甘,令人滿口芳香。看來,擁有中藥修為的高手不只一位,但這隱含的辣勁,顯然與前者截然不同,難不成有著更為奇異的來源?

  招式被反擊的強者正尋思間,暖光一閃,熱辣辣的暗器倏地飛來,是薑!相傳商代帝王之家以老薑、麻仁油為引,練出了一套世代不相傳的絕技,難道他便是傳人?

  在暗器之後只見對方近身便是一輪猛攻,這套路遠較鶴拳更紮實、更具彈性,滿溢的肉汁配著薑母之辣、中藥之味,掌風如拳風,拳拳到肉,狠勁十足!與其如鶴,更像番鴨!但只見先攻者仍穩紮穩打,雖暫居下風,卻也毫無敗退之勢。雙方你來我往,看來一時三刻間難分勝負。

  就在纏鬥之際,突然一聲長嘯自遠處傳來:「爭奪王位豈可無我!」聲未息,人先至,那不速之客一到現場立刻加入,看似毫無章法,卻亂中有序,逼得兩人要定睛看清楚這是誰。

  只見這人頂戴紅冠,出手左支右絀東倒西歪,竟每每完美化解兩人的腿勁與掌勢,過招久了,竟染上些許酣意,令人心蕩神馳,險些招架不住。此時,他們才恍然大悟,齊口對著這不速之客驚呼:

  「是醉拳!」

【實在好食記】此圓只應天上有


  肉圓的原型可以回溯到於清末,由彰化北斗的范萬生所創,經第二代、第三代之後成為台灣人熟知的小吃,由地瓜粉、太白粉製成外皮,再包以豬肉、香菇、竹筍等餡料。目前肉圓有以油加溫與蒸肉圓兩種做法。現在台灣各地的肉圓從內餡、醬料、到皮的材料不同,已經發展出各種特色,常見搭配的湯品則有四神湯、貢丸湯、豆腐湯,或用於加入剩餘餡料的清湯。在許多人記憶中,肉圓最令人難以忘懷的應該是外皮的口感與內餡達成的完美比例,從蒸肉圓細嫩柔滑的口感到炸肉圓酥中帶彈性的嚼勁,各有其獨到之處。而不論哪種作法,都不會讓人產生膩感,這便讓肉圓除了成為包餡食物界(有這種界嗎?)的霸主之外、還是身為點心類卻在正餐界(到底是哪裡?)大放光芒的原因。

當然,既然分成兩大陣營,難免各有其口味的擁護者,筆者在各肉圓攤位與店面表示來意後,便遭受到周圍食客眼神凌厲的攻擊。包括要我立刻選邊站的(清蒸/油炸肉圓到底哪個好不說出來不准走)、柔情攻勢的(葛格,你不覺得又軟又嫩/彈性十足才是王道嗎)、甚至連肉圓搭配什麼湯品都有著激烈的攻防戰(你要是給我寫八仙過海四個變四神湯的老笑話就完蛋了!)。但身為本格派(?)的筆者,唯一的標準當然是自己,於是就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我偷偷地買了蒸肉圓與炸肉圓;以及貢丸湯和四神湯,讓他們在舌尖直接交鋒……

***

  剎那間,我不知道身在何處,只覺得自己在向下滑、從底下傳出的微光看來,似乎是個全白的滑水道,而周圍的水溫度恰好,讓我感到自己與水流似乎是一體的,直到速度越來越快,突然就離開水道衝進水底。

  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在戴上眼鏡前先聽到了笑語聲,暖洋洋的光線灑在身上,直到視力恢復,才發現四周都是穿著白色比基尼,巧笑倩兮的女孩子,膚色紅黃白黑都有、個個青春洋溢、活力十足,這、這、這是天堂吧!我還來不及反應,一顆排球就打到了我的後腦勺,一名小麥膚色、看起來就是運動型的女孩驚叫著跑到我身邊,急急問我:「你沒事吧?」

  「沒、沒事,這是哪裡?」我問。
「這裡是水上樂園啊!」她被我的答案逗得咯咯笑,好像是她聽過最有趣的笑話一樣,「明明是你帶我們來的,你真愛裝傻!呵呵呵……

我、我們?

  此時其他女孩也紛紛過來關心,我只好先回到池邊慢慢搞清楚狀況。其中一名白皙文靜的女孩問:「是不是中暑了呢?要不要先到陰涼的地方休息一下?」
其他人也開始七嘴八舌了起來:
「他大概曬暈了吧。」
「看他一臉幸福的表情,跟本不是中暑吧!」
「好可憐喔,姊姊秀秀……
「好可憐喔,阿姑親一個。」
「他就是要我們大家都擠過來讓他看,我才不會上當呢!」

  這種情節,好像應該發生在某些宅男的幻想裡才對,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但既然幻覺已經產生了,不配合演出好像太可惜,於是我決定入戲一點,記得誰說過只要意識清醒,夢境是可以自己控制劇情走向的:「既然被發現我的意圖,那你們就排排站好吧」

  說也奇怪,女孩們居然真的一聲不響地在我面前站成一排,微笑著讓我好好端詳。
「現在要玩選美遊戲嗎?」運動型女孩吐著舌頭說。
「選中了有獎品嗎?」其中四個女孩異口同聲地說,她們長得還滿像的。
「選我選我!」一個看起來相當好動的女孩伸直了手模仿小學生的動作,還不時笑彎了腰。這下子,換我傻住了,自己開的頭,到現在該怎麼繼續呢?這時候不是應該要有身為天使以及惡魔的小分身在我左右提供主意嗎?為什麼我只有一片空白的腦袋,還是我完全沒辦法在她們之間比較出結果呢?

  不知道發呆了多久,白皙女孩緩緩走到我的面前,給我了一個鼓勵的微笑,輕聲說:「你的決定是什麼呢?」




【實在好食記】雞排珍奶


  那年我和朋友打了一架。

  一切開始於一場辯論,辯論的內容說蠢也可以,因為這根本是不爭的事實。

  我要先說明的是,我不屬於任何基本教義者,也不是點個飲料強調「搖晃,不要攪拌」的做作角色(還真的在手搖飲料店遇過因此一言不發轉身離開的怪異傢伙)。但身為有味覺的人,尤其是身為台灣人,總要有些基本概念吧。像是打網球不應該用羽球拍、內褲也不能當泳褲穿跳進游泳池那樣,有些事情總是必須毫無疑問地瞭解的。

  他那時跟我說:「吃雞排當然配可樂。」

  無稽之談!

  我了解這可能是一種文化殖民帶來的誤會,彷彿炸物沒有其他選擇,只能掉進那白色曲線底下冒著泡泡的紅色血海深池,否則便無法得到廣告中洗腦般催眠著我們的「暢快」感。我想,他對口味的了解實在被龐大的跨國企業帶壞了,就像我曾聽某位導演說過的:「好萊塢教會了我們單一口味,因為如此,他們才能大量公式化製造娛樂、以工廠的規模達到他們至今令人難以望其項背的營收。」當速食店同樣「教會了」我們油炸食品的「食用方法」後,油炸從來就屬於西方口味,而西方口味當然要搭配碳酸飲料了。

  我不諱言曾經自己也和那朋友一樣,身處陷阱而不自知,畢竟在我這個年代的人,在成長過程中只要聽到速食店,就好像要前往巧克力工廠一樣,而每天在廣告裡蹦蹦跳跳的小丑叔叔則有如強尼戴普般閃耀。

  直到雞排與珍奶出現在小鎮上。

  我永遠記得那天放學,當我第一次同時買了雞排與珍珠奶茶,一邊一口吃下的剎那:

  「像是電殛的無限延長,粗糙與細膩的對比相互摩擦,一切在不動與動之間呈現無數排列組合,卻始終是美的,接著是肉汁和奶茶的不斷混合、交融,而香嫩的雞肉在齒間跳躍、拉扯,張合的力道居然恰與珍珠滑嫩、彈性的特質和聲,像陰與陽的互補,如弓弦在琴身上挑逗著世界所有的音符……」

  此時,陽光正劇烈地曬著,卻絲毫不讓人覺得熱。我像個朝聖者一般,在堅硬而崎嶇的土地上獨自行走,雖然周圍寸草不生,但我總感到在哪兒彭湃著無窮的生命力,彷彿只要我真心地招喚,就有人聽得見,並回應我源源不絕的,瞬間盈滿身體的生命力。

  不知走了多久,前方出現了一家旅店。當我走進旅店時,並沒有其他旅客,櫃台則有個人抽著菸斗。

  「有營業嗎?」我問。

  那人不置可否地斜看了我一眼,像是突然認出我來,嘴角泛起一抹與先前截然不同的笑意:「隨時歡迎你。」

  他按了幾下桌上的鈴,不多久,後方走出一位妙齡少女。

  「你來了。要先休息嗎?」她的態度直接而豪爽,似乎早就認識我了。

  「讓我放下行囊吧。」我說,於是,她領著我上樓。

  走在少女後頭,我不禁偷偷觀察起來,她的膚色偏褐色,卻隱隱泛著絲綢般的細柔光彩,滑嫩的感覺完全不像住在這荒郊野嶺的樣子,反而帶著無比高貴的氣息,如沙漠中的貴族公主。難道,這一切都是海市蜃樓?

  「這樣盯著人瞧可不太禮貌喔。」她轉過身笑著說,黝黑的眼瞳似乎藏著一個星系,「我們到了。」

  打開門,我更不敢相信自己所見了--外表看來不起眼的旅店,客房居然華美至此!淡金黃的牆面鑲著咖啡色的紋飾,而黑色天鵝絨的窗簾恰好穩定了過於輕浮的色彩。米白的大理石地面上嵌著精緻無比的浴池,少女一拍手,鳳凰造型的金色水龍頭則流出散發著香味,想必新鮮的牛奶。

  我看傻了眼,只見那少女緩步走到床邊坐下,輕聲說:「還傻在那兒做什麼?過來這邊,我們聊聊這段路吧。」

  我正要朝他移動,卻硬是被身旁「喂」的一聲打斷,原來是雞排攤老闆提醒我忘了付錢。

  當時的我一定失態了,因為雞排攤與珍珠奶茶老闆都一臉詫異地看著我。但他們的眼光中似乎透漏著一些訊息,或許就像美洲人看著哥倫布在岸邊大呼小叫的感覺一樣吧:「傻小子,這美好的領域一向在這兒,是你這鄉巴佬從來就不知道吧!」

  直到現在,吃過不少美食的我,仍然這樣相信著:「午夜時分,絕對不能提起的事,是單身、失戀、雞排與珍奶,因為這些都會讓人魂牽夢縈、輾轉反側,進而無法成眠。」這可不是我的偏見,有心者可以嘗試凌晨一點在台灣各大討論區、社群網站聊起雞排和珍奶,肯定會引起民怨進而暴動的!

  至於那場架,被打得鼻青臉腫的我終究是贏了。因為帶著得意笑容離開的他,不知何時開始,也出現了一句名言:「如果左手被塞了一塊雞排,就要把右手伸出去索討一杯珍奶。」

  我就說嘛!

星期四, 3月 03, 2011

如果它有震動功能


如果它有震動功能
就失去名字了吧

如果它有震動功能
但仍然指向
是不是就成為先知
或者仙楂

如果有人在身上使用
(譬如將你的背攤成地圖
索驥所有足跡、裂谷
氾濫成湖)
是否舒服如果

探見未來震動
就失去名字了吧

星期二, 2月 22, 2011

病中

窺見疾病的面孔
體現溫度孱弱

窺見語言隙縫
他者
距離之表演
菌絲薄膜

容易就窺見
容易就忘卻

病成暗流

星期日, 2月 06, 2011

無神論

二元性出現,祂便消失

命名便是
將靈魂封印為字
然後佚去

那些
渴望被相信的歸於傳說
被轉頌的都洗去了
任意翻閱的紙頁
毫無力量

祂前往更多信任的地方
直到不信
被宣判死亡

那些
閃耀的核心是冷的
不只為了對比
因為亮是盾
暗是肉體
溫度則為矛

賢人證明
祂消失,終歸安定

星期日, 1月 30, 2011

正好

正好有樹
有遠方
扭曲的時間疲軟
不過是偷來的意象

正好有門
開關握把鬆緊扭轉
誰的手盜汗
誰因此乾爽

送洗的衣物在機器裡迴轉
一會就清潔了
烘乾後溫暖
整裝回家